1. 會員登錄 - 用戶注冊 - 網站地圖 文字帝:經典美文之家!
        當前位置:文字帝 > 情感美文 > 正文

        想念你的歌_1

        時間:2019-09-25 15:15 來源:網絡 作者:用戶投稿 閱讀:

          小念喜歡聽陸放唱歌。這是好多年來培養起的習慣,形成了自然。
        小念心里歷來有預感??傆幸惶?,陸放再也不會摩挲著自己的頭親昵的說,念念,我給你唱首歌吧。然后身邊就能響起世界上最華麗飽滿的聲音,像騰空而起的白鴿,扎在最純凈的那塊云朵里。充斥進小念空白的生命。從此之后,斑斕,不安。這就是命。
        小念有一個理想,憋在心里了好長時間,不向任何一個人講。只是每年生日的時候,都會偷偷的在蠟燭吹滅的時候許下個心愿:在很多很多年以后,如果陸放還是這樣喜歡唱歌,那么我就要為他寫歌,讓他唱我們的歌,全世界都聽見。這個愿望有些奢侈,小念知道。
        其實不曾想過,哪一次會是自己最后許這個白癡的愿望,因為小念不知道,陸放的成名前后,兩人的生活,就像被隔開的兩個世界,像一塊硬幣的正反兩面,永遠不會有在一起的那天。陸放的歌突如其來的火了起來,互聯網上,泛著姜黃色報紙里,更或者是電視熒幕中,大家都在談論著這個一夜成名的幸運男孩子。
        是因為一場比賽,小念不想提起。那些記憶里的細枝末節,某一時刻還是會像夢一樣的塞進腦海中,細小的感動與辛苦填滿了每一個細胞,幸福的香味,迅速的蔓延進空氣中最小的分子里。
        小念想背著他的夢,一步步向前走。畢竟,一個人心中,只有一個寶貝。那場比賽之所以把陸放捧紅了的原因,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陸放的超人氣。雖然在七夕的時候,小念忍著酷暑和那些最平常的喜歡陸放的歌迷上街拉過票,那時候她根本沒想過會有多少女孩子等在后臺希望見一眼陸放,但"念念辛苦你了,晚上6點來我回家,媽媽給做飯,你也來吧。"這樣的短信,陸放只會傳給小念一個人的。這樣就夠了不是么。
        沒有一個歌迷知道,拉完票之后的小念,居然是能到陸放家吃飯的。因為一般的人都覺得,如果彼此兩個人那么好,是不用來做這樣的辛苦活的。只是他們不明白,如果真的兩個人那么好,那么是彼此需要時,會拼盡全力也再所不惜。
        像發誓一樣的,更像一個最為鄭重的決定。
        拉完票回家的路上順便買了一份晚報。死也沒想到,專題那版。沒登任何新聞,就用了一號的大字體寫:請支持陸放。然后是投票方式,只是在報紙的最下腳,落款是:歌迷,梁曉暮。
        梁曉暮,如果不錯的話,應該是那個很有名的女歌手吧。也是靠一場比賽紅遍了大江南北的梁曉暮。她可以出十幾萬買下一個報紙的專題版面,給陸放做廣告拉票。而自己,喊到嗓子冒火,又能為陸放拉到幾票。
        她能幫陸放做的,不過是冰山一角。這是小念第一次有了這樣的感受。
        第一次有些難過,但哪怕是那樣,小念也再過一百年都不會相信,在陸放實現了的理想后,自己會說服自己放棄這段感情。
        后來的事情仿佛一切都顯得那么自然而然。陸放開始有演唱會,頻繁的和媒體見面,做產品的代言。一天睡的時間不超過四個小時。小念經常在半夜的時候能收到陸放傳過來的短信息,然后小念起床開機的時候可能陸放才剛剛睡下去。那段時間,見陸放簡直是件比登天還難的事情。不過還是能聽他唱歌的,小念去開通了彩信。于是陸放就經常傳些錄音片段過來。聽得最多的,是這兩句: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當我思念時你正入眠。
        陸放,你好就好。
        小念開始看好多的書,現代文學的,古典詩詞的,她開始更努力的去做自己現在能做好的事情。當然,還有為陸放寫詞的夢想,更加的強烈。一天比一天的強烈。
        那時候的生活很充實,雖然會累。但每天都覺得離夢更近了,離陸放更近了。
        起碼,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一次也沒有,一點也沒有。
        直到有一天。陸放巡回演唱會的第二站,就在小念和陸放長大的城市。前一天恰好是小念的生日。
        然后,陸放幫小念切蛋糕的鏡頭,在小念生日的第二天,就上了娛樂周刊的封面,陸放的公司出面聲明,陸放沒有在戀愛,除了跟當紅的女藝人梁曉暮關系甚密。自己心中的王子,王子擁有的愛情,是不能被說成這樣或者那樣的。是永遠不能的。
        那是第一次,覺得彼此可能不合適。梁曉暮能在事業上真正的幫到他,而自己卻使勁也做不到。
        陸放還是留出了時間給自己。本來以為可以說說話的。在學校的塑膠操場上牽著的手,月影灑在朱紅色的跑道上,兩個人的影子一點點的拉長,再拉長。那樣的感覺小念下輩子都記得,受了委屈之后只有陸放才給得了的安定。只是,忽然閃出兩道刺眼的白光,伴隨著不大的咔嚓一聲。是相機。小念想抓緊陸放的手,沒想到的是,陸放用快得不得了的速度松手了,小念的手就孤單的掉在風里。沒有了任何反映,像電影里無聲的滑過鏡頭。更像一個木偶。那樣一個簡單的動作,足夠否定所有。
        接下來就是逃跑,小念發誓她的確用了百米沖刺的速度。小念突然間知道,再真實的人和心,再真實的笑容,都不能打動一個人,即使是打動了,只要不在一個層次上,那自己必須有鮮血淋淋的付出。
        陸放雖然很大聲的叫了小念的名字。小念不再給自己回頭的機會。他不值得,他不配。街上霓紅閃爍,燈箱廣告里是陸放的照片。自己喜歡過的,喜歡過自己的,曾經一起努力過的,一起發誓過的,以為會在一起的,陸放。
        回不去了。小念沒有一點難受,可眼淚還是不聽話的流了下來。
        再也不要聯系了。讓我找回自己,哪怕只能默默的喜歡你。陸放,我不懦弱,你要知道。
        那時候的小念,像一只被雨水打濕了翅膀的海鳥,再也飛不起來。
        這是第二次,有過不堅定。
        陸放,如果他可以出來解釋一下,關于盛傳的他和音樂人梁曉暮的關系。哪怕,只是他跟小念解釋一下,讓女孩起碼,有堅持下去的勇氣。
        可是他沒有。他甚至沒有發短信過來說為什么要在有人試圖傷害小念時他卻放開手。
        于是她想到了放棄。
        小念記得他跟小念說過,如果自己的歌能賺好多錢的那天,一定買一個最漂亮的生日蛋糕給小念,然后送她一頂水晶做的小帽子。
        這句話還算不算?
        如果算,他連出面解釋一下和她的緋聞,都不可以么。這就是他給的是最直白的生日,禮物。在小念看來,是白白的浪費了,肯定的放棄了,那段感情。
        小念喜歡他,是不需要他知道的。他有他的事業,那是他一生的夢想。只是他實現夢想的時候,請忽略小念,女孩小念,曾經有過最大的夢想,就是能給他寫歌,寫他和小念的歌,然后讓他唱給她聽,天天,月月,年年。
        以上所說的所有,條件是,如果有人代替小念。
        如果她真的代替了我,就當作一切灰飛湮滅無痕跡。
        又是好幾個月。盡管小念不去看娛樂新聞不去瀏覽娛樂網頁不去給陸放的音樂網站留言。但她還是在同學的談論中,街頭超大的燈箱廣告牌里得知了陸放演唱會要到最后一場了的消息。那是以前的自己,想過最驕傲的事情。
        結束又在這個城市。反響應該還是那么好。
        在思想的斗爭過后,還是決定要和好朋友一起去的。演唱會有空前的盛大,小念站在幾萬人中間,立刻感到了自己的渺小。身邊為臺上的陸放歡呼雀躍,又哭又笑很瘋狂的人。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想得到,自己身邊這個姑娘,在幾個月以前,還被陸放握著手切過蛋糕,還在黃昏的時候騎著單車帶她回家,吃陸媽媽做的紅燒排骨。
        怪只怪一切來得太突然。小念和陸放都沒有做好準備。寧愿那么想。
        演唱會上最高潮的環節,是主辦方招募歌迷上臺去和陸放合唱。全場的沸騰,人群跟瘋掉沒什么兩樣。只有小念一個人出奇的平靜。歌迷的狂熱程度讓主辦方感到很棘手,于是干脆讓陸放自己做選擇。陸放的原話是這樣的:"有那么一個人,我知道,她肯定在這里。"
        主持問:"是朋友么。"
        陸放:"算是吧。"
        "什么名字?"
        "杜小念。"
        杜小念。這三個字帶來了厚厚的落地音。在小念的耳膜里迅速的蔓延開來,好象水浸濕的海綿,輕輕的一捏就溢出水來。
        "杜小念小姐,有在嗎?"主持人問。
        小念把頭低了下去。
        "請問杜小念小姐來我們演唱會了嗎。如果來了,請回答得大聲一點。"小念兩只手緊緊的揉在一起。身邊的好朋友用胳膊使勁的碰了一下自己。
        "小念,你在么。"陸放的聲音。唯一能引起全場尖叫的聲音,以前像陰天里難得的陽光照射小念生活里的聲音?,F在顯得那么單薄和可笑。
        他以為,這樣還有用么。小念心里想。
        可身邊的好朋友還是出賣了自己,她把小念的手舉得好高。然后用了最大的聲音叫了一句:"在這里!"鎂光燈很及時的射了過來,刺疼了小念的眼睛。掌聲如潮。小念不知道該怎么樣才好?;蛟S陸放真的是個王子,站在最高的地方,然后眾人仰望。
        不知道是怎么上臺的?;秀敝斜蝗死?。
        是你么。
        上臺之后小念和陸放唯一的對話:
        我們可以開始唱了么。
        可以。
        這樣平靜的歌迷讓現場有些唏噓。音樂響了起來,振耳欲聾。小念很配合陸放的,她真的裝作什么也沒有過。就像一個最普通的歌迷一樣。其實她真的和許許多多坐在臺下的人一樣,默默的喜歡著陸放,雖然她的喜歡,比他們多出了好些年。唱到最后,陸放走近了些,輕輕的握起了小念的手,在別人眼中,或許這是歌手對歌迷的感謝,也或許,真的只是一種感謝。如果,這個牽手,能早幾個月。小念不敢再往下想,她生怕波濤洶涌的回憶讓她哭花了臉。這是陸放今年的最后一場演唱會,是他夢想發芽的地方,自己要盡力完美。
        一首歌的時間真的不長。若時間真是能快能慢的東西,那么小念會讓曾經灰飛煙滅沒痕跡。
        "我可以擁抱你么。"又是一個意外,這樣的話,居然出自一個和歌迷合唱的歌手嘴里。
        全場寂靜,沒有任何聲音。都在等待小念的回答。
        你真的以為,這樣還有意義么。好吧,讓我成全你,成全你感謝我愛過你的心。小念心里想。但她還是什么也沒說,向前走了一步。
        算愿意了。
        于是那個等了幾個世紀的擁抱,溫暖環繞了過去。剛才唱過的歌仿佛還在耳邊:"也許就是要等一百個世紀,我們才能夠發現,真愛的美麗。"可是陸放對不起,我們無法等待,我們都不善長等待。寧愿選擇流浪。有些愛,轉身,已是天涯。
        小念知道,在別人看來,她是那個夜晚最閃亮的星星。陸放在自己心中,也是那顆最閃亮的星星,只是從此之后,要掛在最高的地方發著最孤獨的光而已。
        小念下臺的瞬間,陸放與嘉賓合唱的歌已經響起,灌在耳朵里的第一句話:"這是我始終喜歡的人,梁曉暮小姐。很高興她能來當我的嘉賓。"
        梁曉暮走過去拉著陸放的手。小念從來沒有看過如此般配的兩個人。
        他始終喜歡的人,是梁曉暮。原來是默默的喜歡,現在呢,可以親密的站在一起。
        就像當初的小念和陸放一樣。
        他一定要幸福。一定要比小念幸福。
        小念相信此刻的自己是笑的。
        你要的幸福
        我終于失去了你,在我最感到光榮的時候。
        我是陸放。
        小念,或許你不知道。我從來沒有過的自卑。
        我什么也給不了你。
        小念。從你站在我的FANS團里為我揮舞著熒光棒的那一年;從我還是個默默無聞的校園歌手想靠著一場比賽脫穎而出的那一月;從你在暑天里忍受著40多度的高溫在街上幫我拉票的那一天;從你在梧桐樹下的沙土表面劃出"陸放,我要為了你努力。"的那一刻;你寂寞的轉過身去,留下驕傲的背影。這些我全都看到,只是你呢,什么都不會知道,就像我一輩子都不會明白,自以為是的成功,讓我褻瀆了一場最美的感情。以前一直在想,我對你的喜歡,會讓我更加努力的去完善自己。
        那是世間最單純的信念。是以前以為最完美的信念。
        我的生活,形象得來說,就像經歷了無數個黑夜和白天。但現在超負荷的工作,沒有白黑的區別,二十四小時當中,恐怕只有能合眼的那幾小時還能算自己的。其它時間,日程早被安排得滿滿的。
        有天晚上下雨。錄完音回到家已經凌晨四點。雨出奇的大,從來沒有過的大。
        好象要把一切都洗干凈。只是,還洗得干凈么,那些紛紛擾擾的緋聞中,我就再也找不到自己最愛的那張臉,你始終帶著最溫暖的表情跟我說,陸放加油。
        我坐在了自己的車里。原來上初中的時候答應過你,說以后有了錢,一定要買一輛車。然后在下雨的時候開出去,停在馬路中央,和你一起看雨景。你說過你最喜歡的,我記得。雨嘩嘩嘩的下著,我不停的舞弄雨刷,讓它們在車玻璃上甩出逆時針的光圈,濺起的波光跳躍,一下一下又一下。究竟我要想多少次,才能見到你。車里靜得驚人,于是我把音響開得很大聲,試圖掩飾寂寞,想你時才有的寂寞。
        哪怕我在鎂光燈下笑得露出牙床,說一百次我很開心。也沒有這時候躲在車里看雨景想你時輕松的心情,那種快樂,是從心里滲透出來的。
        發動汽車,因為看到前面有個水坑。小念你還記不記得,曾經在上學的路上,你提著白裙子的裙角尖叫著躲開迎面而來沖進水坑的汽車。盡管我開足馬力碾過去,身邊也再沒有了那女孩的聲音。
        或許一輩子都不會有了。
        公司刻意制造緋聞,刻意把演唱會嘉賓請成梁曉暮。我知道你會誤會。但我沒有辦法,小念你知道么,我是真的沒有辦法。我要陪他們一起演戲,我要在各種場合都曖昧的提起她。我知道自己和他們一樣惡心。我怕你會看不起我,所以不敢告訴你。
        我以為只要自己有了名聲,做出了好的音樂。就是實現了我們共同的夢想。
        所以我可以忍,什么事情都可以答應。
        我以為我擁有了那些,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比如說,給你過最好的生日,陪你上街給你買衣服,或許等你長大了,我可以請你做我的新娘??墒乾F在,我連幻想的機會都沒有了。
        哪怕我的錢足夠多到在全城最氣派的面包店給你定做最漂亮的蛋糕,哪怕我一打開電視或者收音機就能看到自己的臉聽到自己最驕傲的音樂。哪怕我以為,當我做到這些的時候,你還在我身邊??僧斘夷翘煸趯W校放開你的手,你轉頭就跑多堅決;當那天我拉著梁曉暮的手唱歌,你都會難過,但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能聽從安排。我沒有資格讓你喜歡了。
        我好象走進了另一個雜亂的世界,它給了我很多人想要的東西。
        可是這個世界沒有你。
        惟獨沒有你。
        小念,你這樣單純美好的女孩子。我想自己的形象,永遠在你心中高大下去。
        什么也不能跟你說清。你要的幸福我給不了。既不能陪在你身邊,也不能大聲承認喜歡的人是你。
        全世界的情歌都失去了意義。想念變成懷念,心動變成心碎。
        離開了你,我的世界一直灰,灰,灰。
        我的愛,一直都在
        陸放,有好多話我還來不及講。我希望那天演唱會上燈光照向我倆的時候,我們都是笑著的。那樣的笑容,我和你并排在一起。是唯一的,定格的,我還能回憶的,最后的屬于我們的畫面了吧。
        雖然最后你和梁曉暮拉著手,依偎著,唱著以前我們最愛的歌。
        在你身邊的人已經不是我了。不可能是我了。
        但我一點都沒有后悔過自己用力的去付出過這段感情,真的一點都沒有。
        對不起,陸放。我有很多事想給你做但總是力不從心。
        對不起,陸放。我不會再和你聯系了。但只要太陽還在照耀,星星還在閃亮,我就還在為你祈禱,為你祝福。
        對不起,陸放。每次看到關于你的任何鏡頭我都會哭出聲音。還是很喜歡吧。
        現實就是現實,既然無法改變,就用最美的方式去迎接吧。也許以后,我不會在晚上偷偷躲在被子里給你發短信了,也許以后,我不會在網上四處尋找你的視頻和新聞,但是,如果你以為我放棄了,那你錯了,我依然會在想你的時候微笑。你以前跟我說過,在你想某個人的時候微笑,他就會和你一樣的幸福微笑,我依然會在睡覺前向上帝許下我真誠的愿望,讓你以后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陸放你只是在離我遠一些的地方繼續閃閃發光,而我是在離你更遠的地方默默的守護你的一切。所有對你的祝福都不會停止,有人說,被一個人惦念是幸福的,那么陸放你一定萬分幸福,因為有那么多的歌迷惦念你。把我當作他們其中之一,就好。
        畢竟你站得比我高好多了,你的的高度要我很努力很拼命才能夠得到了。
        所以,我決定。給自己這個拼命的機會??傆幸惶?,我會更加完美的出現在你面前。陸放,你是我的光。但我也要學著盡量讓自己發光,我相信我也能閃亮。
        陸放,謝謝你教會我。愛,真的可以很有力量。
        或許很多很多年以后,小念和陸放真的可以站在同一個舞臺上,有著同樣的驕傲。那時候,牽著的手,就可以很驕傲的再也不放開了吧。
        即使已經不在一起。
        我也很想你。

          

        想念你的歌_1

        文字帝美文網【打賞】

        掃描二維碼,支持文字帝,為網站發展獻出自己的一份力!

        彩77app

          1. 湛江 | 普洱 | 龙口 | 漳州 | 龙岩 | 三亚 | 东阳 | 金昌 | 鹤岗 | 大庆 | 安阳 | 金昌 | 河北石家庄 | 孝感 | 新余 | 遵义 | 十堰 | 铜陵 | 蚌埠 | 烟台 | 遵义 | 临夏 | 广元 | 东阳 | 大庆 | 延安 | 宜宾 | 塔城 | 三门峡 | 鄂尔多斯 | 温州 | 大理 | 巴中 | 禹州 | 肥城 | 安顺 | 台中 | 寿光 | 海拉尔 | 昭通 | 枣阳 | 汉川 | 河源 | 延安 | 东台 | 靖江 | 吐鲁番 | 德宏 | 儋州 | 文昌 | 余姚 | 营口 | 莒县 | 鞍山 | 石嘴山 | 抚顺 | 本溪 | 毕节 | 蓬莱 | 海南 | 德阳 | 白城 | 阜新 | 信阳 | 台北 | 安吉 | 江门 | 喀什 | 潍坊 | 景德镇 | 江门 | 无锡 | 吴忠 | 三沙 | 襄阳 | 宿州 | 偃师 | 铜仁 | 乌兰察布 | 乐平 | 黔南 | 永州 | 忻州 | 嘉善 | 邳州 | 吉林长春 | 贵州贵阳 | 安吉 | 洛阳 | 海安 | 德清 | 汕尾 | 宜都 | 禹州 | 安岳 | 海宁 | 张家口 | 张家口 | 黄石 | 临沧 | 抚州 | 张掖 | 上饶 | 东台 | 阳春 | 阿拉尔 | 蚌埠 | 德州 | 绵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丽江 | 武夷山 | 延安 | 辽阳 | 莆田 | 温岭 | 阿拉尔 | 汉中 | 山南 | 怀化 | 黄冈 | 深圳 | 呼伦贝尔 | 清远 | 云南昆明 | 台北 | 抚顺 | 濮阳 | 昭通 | 保山 | 济南 | 临沧 | 滕州 | 武夷山 | 南充 | 晋城 | 镇江 | 汉中 | 义乌 | 文山 | 诸城 | 文昌 | 临汾 | 诸暨 | 大庆 | 金华 | 和县 | 宜宾 | 抚州 | 来宾 | 石嘴山 | 咸阳 | 石狮 | 建湖 | 烟台 | 泰兴 | 白沙 | 阿勒泰 | 安岳 | 楚雄 | 余姚 | 六安 | 顺德 | 河池 | 安阳 | 阿拉尔 | 宿迁 | 铜川 | 牡丹江 | 定安 | 燕郊 | 邹平 | 泗洪 | 甘肃兰州 | 梧州 | 简阳 | 仙桃 | 黑河 | 保定 | 呼伦贝尔 | 揭阳 | 无锡 | 恩施 | 防城港 | 固原 | 陇南 | 益阳 | 青海西宁 | 泰兴 | 湘潭 | 禹州 | 滕州 | 哈密 | 招远 | 威海 | 朝阳 | 邹城 | 揭阳 | 韶关 | 东阳 | 建湖 | 万宁 | 长垣 | 上饶 | 台北 | 澄迈 | 南安 | 临沂 | 灌南 | 晋城 | 宣城 | 孝感 | 诸暨 | 石狮 | 昆山 | 乌兰察布 | 禹州 | 宜宾 | 丹阳 | 汉中 | 博尔塔拉 | 库尔勒 | 常德 | 吴忠 | 汝州 | 海东 | 池州 | 汝州 | 简阳 | 黄山 | 伊犁 | 高密 | 白银 | 本溪 | 安徽合肥 | 如东 | 梧州 | 昌吉 | 红河 | 内江 | 永康 | 保定 | 潜江 | 嘉峪关 | 琼中 | 桓台 | 包头 | 白银 | 绵阳 | 塔城 | 永康 | 平潭 | 保定 | 淮安 | 三河 | 锡林郭勒 | 三门峡 | 贺州 | 库尔勒 | 乌兰察布 | 商丘 | 凉山 | 玉溪 | 安庆 | 常德 | 克孜勒苏 | 克孜勒苏 | 天长 | 肥城 | 遵义 | 宁波 | 宝应县 | 荆州 | 安庆 | 长垣 | 靖江 | 新泰 | 阜阳 | 灵宝 | 盘锦 | 吉安 | 云浮 | 昭通 | 宁德 | 贵州贵阳 | 佳木斯 | 馆陶 | 浙江杭州 | 库尔勒 | 平潭 | 眉山 | 江西南昌 | 铁岭 | 惠东 | 贵州贵阳 | 邳州 | 贵港 | 柳州 | 定西 | 抚州 | 鹤壁 | 东营 | 大连 | 迪庆 | 河北石家庄 | 包头 | 永州 | 乌兰察布 | 怒江 | 东营 | 张北 | 大理 | 东阳 | 东海 | 莱州 | 和田 | 基隆 | 屯昌 | 宜都 | 海安 | 青州 | 龙岩 | 海安 | 广饶 | 象山 | 铜陵 | 佳木斯 | 锡林郭勒 | 鹤壁 | 大庆 | 保定 | 宿州 | 清远 | 龙岩 | 巴音郭楞 | 黔西南 | 安吉 | 余姚 | 山南 | 延安 | 诸城 | 海南海口 | 青海西宁 | 汕尾 | 保山 | 新乡 | 永新 | 平潭 | 齐齐哈尔 | 永新 | 白城 | 博罗 | 吴忠 | 昌吉 | 哈密 | 吐鲁番 | 商洛 | 黄山 | 盐城 | 大庆 | 六盘水 | 襄阳 | 定西 | 仁怀 | 云南昆明 | 焦作 | 博尔塔拉 | 烟台 | 南京 | 正定 | 新疆乌鲁木齐 | 塔城 | 台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香港香港 | 五指山 | 河池 | 中卫 | 吉林长春 | 宿州 | 泰州 | 通化 | 泰兴 | 白沙 | 新疆乌鲁木齐 | 海门 | 贺州 | 南京 | 灌南 | 广汉 | 连云港 | 靖江 | 东营 | 泰安 | 临沂 | 宣城 | 淮北 | 扬中 | 安吉 | 肥城 | 乌兰察布 | 通辽 | 德清 | 图木舒克 | 朝阳 | 仁寿 | 来宾 | 商洛 | 株洲 | 甘孜 | 贵港 | 玉溪 | 莱州 | 玉林 | 保亭 | 白银 | 抚州 | 安康 | 日喀则 | 东阳 | 大同 | 赤峰 | 达州 | 松原 | 梧州 | 临汾 | 湖北武汉 | 永州 | 铜陵 | 澄迈 | 洛阳 | 景德镇 | 晋城 | 襄阳 | 鹤壁 | 赤峰 | 亳州 | 锡林郭勒 | 迪庆 | 汉川 | 邹平 | 保亭 | 金昌 | 和田 | 寿光 | 福建福州 | 三沙 | 无锡 | 保山 | 包头 | 扬中 | 清徐 | 诸城 | 玉溪 | 郴州 | 灌南 | 酒泉 | 诸暨 | 阿坝 | 铁岭 | 百色 | 石河子 | 兴安盟 | 郴州 | 通化 | 招远 | 温岭 | 红河 | 南平 | 明港 | 钦州 | 黑河 | 朝阳 | 怀化 | 吐鲁番 | 项城 | 锡林郭勒 | 灵宝 | 淄博 | 驻马店 | 自贡 | 日土 | 汕头 | 永康 | 金华 | 芜湖 | 澄迈 | 垦利 | 丹东 | 阿拉尔 | 仁怀 | 杞县 | 怀化 | 东台 | 贺州 | 龙岩 | 荣成 | 邯郸 | 潮州 | 烟台 | 淮北 | 枣庄 | 高密 | 平潭 | 扬州 | 德州 | 庆阳 | 武安 | 温岭 | 南平 | 文昌 | 漯河 | 伊春 | 武夷山 | 保山 | 安康 | 山西太原 | 贵港 | 台州 | 眉山 | 图木舒克 | 唐山 | 唐山 | 信阳 | 临猗 | 朝阳 | 德阳 | 东阳 | 天水 | 锡林郭勒 | 吉林 | 扬州 | 防城港 | 白山 | 灌云 | 芜湖 | 迪庆 | 白沙 | 乐平 | 陵水 | 宜春 | 三河 | 文山 | 萍乡 | 泰安 | 博罗 | 陕西西安 | 新泰 | 恩施 | 仙桃 | 焦作 | 曲靖 | 陕西西安 | 红河 | 靖江 | 芜湖 | 涿州 | 日喀则 | 阜新 | 澳门澳门 | 正定 | 宜昌 | 永州 | 遵义 | 濮阳 | 迁安市 | 绵阳 | 娄底 | 葫芦岛 | 文昌 | 安吉 | 株洲 | 厦门 | 锡林郭勒 | 青州 | 达州 | 济源 | 海北 | 武夷山 | 黔西南 | 扬中 | 本溪 | 天水 | 鹤岗 | 乐平 | 任丘 | 德州 | 燕郊 | 丽江 | 台湾台湾 | 吉林 | 嘉峪关 | 那曲 | 长兴 | 怀化 | 东方 | 潮州 | 昌都 | 武安 | 张家口 | 通辽 | 昭通 | 辽源 | 江门 | 宿州 | 梅州 | 宣城 | 林芝 | 黄冈 | 江苏苏州 | 吉林长春 | 天门 | 诸暨 | 广西南宁 | 玉溪 | 仁寿 | 龙岩 | 贵州贵阳 | 仁怀 | 山东青岛 | 运城 | 锦州 | 梧州 | 台州 | 克孜勒苏 | 铁岭 | 开封 | 温州 | 阳泉 | 绵阳 | 鹤岗 | 唐山 | 阜新 | 嘉兴 | 张北 | 怀化 | 台湾台湾 | 海拉尔 | 台州 | 武威 | 达州 | 汉中 | 阿拉尔 | 黄石 | 咸阳 | 甘南 | 阿拉尔 | 柳州 | 钦州 | 塔城 | 嘉善 | 湛江 | 泸州 | 焦作 | 库尔勒 | 杞县 | 临沧 | 珠海 | 景德镇 | 德阳 | 大丰 | 保山 | 鸡西 | 甘肃兰州 | 诸暨 | 潮州 | 三亚 | 江门 | 毕节 | 忻州 | 阿克苏 | 鸡西 | 屯昌 | 安康 | 蚌埠 | 喀什 | 灌南 | 淄博 | 曲靖 | 怒江 | 兴安盟 | 烟台 | 通化 | 龙口 | 湘西 | 安吉 | 温州 | 广安 | 扬州 | 正定 | 吐鲁番 | 岳阳 | 桐乡 | 淮安 | 桐乡 | 绥化 | 普洱 | 庆阳 | 大庆 | 宜都 | 平潭 | 阳泉 | 招远 | 山西太原 | 昭通 | 衡阳 | 万宁 | 嘉峪关 | 萍乡 | 邵阳 | 三沙 | 汉中 | 盘锦 | 绥化 | 四平 | 基隆 | 巴彦淖尔市 | 淮安 | 林芝 | 扬州 | 四川成都 | 香港香港 | 日喀则 | 驻马店 | 定州 | 五指山 | 台山 | 益阳 | 怀化 | 塔城 | 南京 | 惠东 | 保定 | 滨州 | 五家渠 | 白沙 | 咸宁 | 浙江杭州 | 惠州 | 沧州 | 云南昆明 | 万宁 | 张北 | 娄底 | 河源 | 海宁 | 云南昆明 | 辽宁沈阳 | 文山 | 招远 | 舟山 | 亳州 | 运城 | 库尔勒 | 广西南宁 | 澄迈 | 昭通 | 阿克苏 | 香港香港 | 江门 | 晋城 | 五家渠 | 商洛 | 潍坊 | 如皋 | 延边 | 博尔塔拉 | 兴化 | 河池 | 琼海 | 雄安新区 | 桂林 | 陇南 | 无锡 | 濮阳 | 南平 | 珠海 | 阿拉善盟 | 五指山 | 定州 | 崇左 | 新乡 | 白银 | 洛阳 | 江西南昌 | 云浮 | 承德 | 澳门澳门 | 滨州 | 长葛 | 潜江 | 巴音郭楞 | 涿州 | 舟山 | 长兴 | 邹平 | 阳江 | 安庆 | 邯郸 | 莒县 | 项城 | 滕州 | 清远 | 河源 | 达州 | 曲靖 | 常德 | 河北石家庄 | 双鸭山 | 安吉 | 武威 | 象山 | 曲靖 | 滨州 | 运城 | 醴陵 | 诸城 | 许昌 | 临沧 | 安庆 | 公主岭 | 鄂尔多斯 | 定西 | 阿拉尔 | 苍南 | 贺州 | 昭通 | 洛阳 | 台湾台湾 | 新乡 | 阜阳 | 金坛 | 山西太原 | 新乡 | 辽源 | 乐清 | 九江 | 杞县 | 新余 | 七台河 | 和田 | 南安 | 武安 | 柳州 | 临沂 | 黄山 | 巴中 | 海安 | 阳春 | 甘南 | 金昌 | 楚雄 | 资阳 | 嘉兴 | 上饶 | 广安 | 泰安 | 台中 | 瑞安 | 新泰 | 阿坝 | 鞍山 | 澳门澳门 | 平顶山 | 汝州 | 泸州 | 阿坝 | 黄石 | 克孜勒苏 | 徐州 | 霍邱 | 巴彦淖尔市 | 大庆 | 慈溪 | 厦门 | 鹰潭 | 孝感 | 洛阳 | 任丘 | 肇庆 | 山东青岛 | 泗洪 | 宜春 | 深圳 | 江门 | 秦皇岛 | 深圳 | 秦皇岛 | 驻马店 | 辽源 | 启东 | 吉安 | 达州 | 西藏拉萨 | 上饶 | 芜湖 | 杞县 | 兴安盟 | 桂林 | 甘肃兰州 | 龙岩 | 常德 | 荣成 | 南安 | 咸阳 | 青海西宁 | 清远 | 乌兰察布 | 庆阳 | 鹤岗 | 喀什 | 海门 | 石狮 | 文昌 | 乌兰察布 | 香港香港 | 长葛 | 张家界 | 佛山 | 明港 | 鹤壁 | 漯河 | 辽阳 | 启东 | 鹰潭 | 诸暨 | 台北 | 安庆 | 桂林 | 固原 | 铜仁 | 肇庆 | 玉溪 | 吕梁 | 武威 | 通化 | 定西 | 昌都 | 甘南 | 菏泽 | 沧州 | 临沂 | 宜宾 | 澄迈 | 鹤壁 | 杞县 | 长治 | 通辽 | 通化 | 百色 | 贵州贵阳 | 宝应县 | 萍乡 | 白银 | 白银 | 渭南 | 郴州 | 贺州 | 公主岭 | 温州 | 新泰 | 长葛 | 海拉尔 | 仙桃 | 海南海口 | 汝州 | 咸阳 | 乐山 | 双鸭山 | 玉溪 | 玉林 | 丽江 | 赤峰 | 铜仁 | 西藏拉萨 | 阿坝 | 潍坊 | 东方 | 永州 | 商洛 | 南安 | 宁夏银川 | 临海 | 宁波 | 阿拉尔 | 中卫 | 安康 | 阿克苏 | 吕梁 | 玉林 | 雄安新区 | 涿州 | 沛县 | 滨州 | 朝阳 | 贵港 | 恩施 | 临汾 | 酒泉 | 高雄 | 酒泉 | 仙桃 | 日喀则 | 东阳 | 绥化 | 盘锦 | 承德 | 保亭 | 三亚 | 昭通 | 巴彦淖尔市 | 乐平 | 惠东 | 厦门 | 丽水 | 东莞 | 阿里 | 泉州 | 台山 | 六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贵州贵阳 | 徐州 | 青州 | 泰州 | 南充 | 温州 | 蚌埠 | 贺州 | 资阳 | 眉山 | 博罗 | 衢州 | 台州 | 乐山 | 正定 | 海宁 | 甘肃兰州 | 龙口 | 汕尾 | 济宁 | 安岳 | 锡林郭勒 | 嘉兴 | 新余 | 海拉尔 | 枣庄 | 上饶 | 云浮 | 简阳 | 云浮 | 金坛 | 聊城 | 枣阳 | 定西 | 琼海 | 安顺 | 连云港 | 许昌 | 乌海 | 桐乡 | 定州 | 柳州 | 梅州 | 通辽 | 湖州 | 攀枝花 | 海拉尔 | 宝鸡 | 象山 | 唐山 | 大理 | 辽源 | 河源 | 梅州 | 和县 | 崇左 | 抚顺 | 常州 | 云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