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會員登錄 - 用戶注冊 - 網站地圖 文字帝:經典美文之家!
        當前位置:文字帝 > 愛情故事 > 正文

        誰不想爬高點

        時間:2019-10-06 19:09 來源:網絡 作者:用戶投稿 閱讀:
          我隨項目老大到君悅酒店32層跟乙方“聯絡感情”,迎面走來一個特別高大、很難讓人忽視的老外。目光滑過他,我被他的女伴所吸引。
          
          跟傳說中一樣,老外的中國女伴通常擁有魔鬼身材,裹在價格不菲的裙子里前凸后翹,相貌則是單眼皮、高顴骨和厚嘴唇的經典組合。
          
          實在太像呂燕了,我這么想著,對方風情萬種地朝我揮手道:“Hi,伊伊!”
          
          原來是曾經的校友兼室友葛媛媛,6年未見,差點認不出來。
          
          葛媛媛大方約我談完事情去喝下午茶,我略猶豫,最終還是答應了。
          
          6年過去,風輕云淡,我早已想清楚葛媛媛跟我前男友的事。一個有問題的臭蛋,不能怪蒼蠅多。只是對于葛媛媛,我依然心有芥蒂?;蛟S因為她太優秀,優秀到容不下凡人的一點走神。
          
          比她美的沒她智商高
          
          葛媛媛早在大學時代便是神級人物,創下了幾個第一:第一個最早拿到四大會計師事務所offer的人,又是第一個拒了四大的人;第一個作為經濟學院子弟成為英語口語比賽奪冠者,讓外院羞憤難當;第一個將110斤的體重在兩個月內降到96斤的女人;第一個從大三開始就靠自己住進白領高級公寓的人;畢業后第一個買寶馬7系的人……
          
          僅僅如此,她只是一個面目模糊、傳說中的“別人家的孩子”。她還有個特點就是不漂亮。不過減了肥之后很有點古中國女人的韻味。男生怎么認為我不知道,但外國留學生見到她總是驚為天人。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相貌方面她總歸也算是中等偏上了。
          
          6年前我大學畢業,男友比我大一屆,當時已到紐約留學,不知從什么渠道得知葛媛媛的公寓有一間房出租,幫我付了半年的房租,信誓旦旦說等研究生畢業就回來結婚。得以近距離接觸女神,我對葛媛媛滿心崇敬和好奇。
          
          崇敬總是令人愉悅。葛媛媛漸漸放下了精英范兒。有一天她告訴我,快速減肥的終極原因是為省錢。我差點笑暈過去:你還沒畢業就有了6位數存款,為什么還要省錢?
          
          葛媛媛嚴肅地說:身材不好,買衣服太費錢。只能買連衣裙。低檔的連衣裙容易走形,容易撞衫,看起來有城鄉結合部風范。買高檔連衣裙太貴,且損耗率太高——算來算去,最省錢的辦法就是把體重減到96斤以下,塑造出比較堅實的曲線,等到香港H&M打折的時候,抱上一堆十幾二十塊的貼身莫代爾連衣裙,后面會追著一群外國人。
          
          你那么喜歡外國人?我覺得跟他們談不來。
          
          她掰著手指頭,一口氣說出了交外國男友的N個好處。
          
          總的一句話,交外國男友是性價比最高的:第一,帶他們在身邊很能撐面子,即使參加高端聚會,你和男友趿拉著人字拖到場,別人不會認為你窮,反而會覺得你們走歐美休閑style;第二,外國人得到的貼心服務最多,由外國人開口詢問優惠從來不會遭到服務生白眼;第三,外國男人很實在,不會像中國男人為了面子點看起來豪華的套餐背后又心疼得要死,他們會點口味好又實惠的,其他方面也一樣;第四,跟外國男友一起租房,雖然平攤房租,但義務也是一半一半的。中國男人雖然有的會付全房租,但會把所有的家務都丟給你來做。在家做飯洗衣服打掃家務的活兒,價值其實遠比那一半房租要高得多。而外國男人做飯都你一頓我一頓地交叉……
          
          我瞠目結舌,她還得意地告訴我:外國男人甚至在某個私密話題上的功夫也是最好的,她也能跟著上一上課,好好學習好好享受。不用心猿意馬再花時間,在其他男人身上修煉。
          
          如果把這理解為省錢,不足以體現她的算計;如果把這理解為算計,不足以體現她的聰明。
          
          生下來就不在同一條跑道上
          
          那時葛媛媛雖然口無禁忌,追求者也多,但很少見到她去約會。我懶得問。她很有主張。拒了四大的Offer后跑去南湖一家英語住宿學校當老師,專門為企業老總培訓英語。大學畢業后因為一個老板的關照,她進了一家待遇非常好工作又不是特別辛苦的私募基金。
          
          作為數學不好的中文系學生,女神的步步為營讓我頭痛。我從大三開始做采訪,長期兼職寫作。大學畢業后除了在一家報社有份穩定收入外,主要收入來自兼職。潮濕的春夏之交,長期熬夜寫稿的我病倒了,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
          
          男友打來越洋長途,教葛媛媛如何照顧我,她照做,我痊愈得很快。
          
          我跟葛媛媛聊了聊男友。葛媛媛說,我明白你為什么不在國內交男友了。
          
          男友不但長相陽光帥氣,而且家里在深圳和東莞開著好幾家工廠。他在紐約一家私立金融學院讀研究生,前途不可限量。
          
          葛媛媛用她的性價比原理點評道:長相、前途、錢途三者合一,還很會照顧人。贊!
          
          然后她冷靜地說,可惜我是找不到這樣的男友了。我算過了,除了外國人,中國男人不會喜歡我,因為我的長相。
          
          然后她又很快地說:其實我爸爸是一家有名的整容醫院的院長。
          
          我聽出她對整容的向往:你那么優秀,容貌算什么呢?不過現在技術那么好,如果你真的很想,讓你爸爸醫院最好的醫生給你微調一下也未為不可啊。
          
          她說:“爸爸告訴我,沒有任何整容可以一輩子高枕無憂,瘦臉針要年年打,美白針也要年年打,這些對身體都有損害,我算過,不劃算。”
          
          計算精明真是有益身心健康!
          
          葛媛媛打算開一家健身房的會員卡。我說附近有家中航。她猛搖頭,一張口又是五條:首先,健身的地點要在附近的CBD;第二,健身時間要定在中午;第三,健身以器械與墊上運動為主,用力量訓練來達到塑形的目的。
          
          為什么呢?因為接近中午起床還有時間去鍛煉的白領,基本是住在CBD附近高級公寓的外國人,很多是單身,有些晉升到了管理層。為什么要專門進行力量訓練?因為有了肌肉的體型才不會走樣,一勞永逸。
          
          我嘆服,國五條要商量那么久,葛五條張口就來。精英的人生仿佛經過精密計算,永不出錯。平民的孩子跟他們比,不要說輸在起跑線上,壓根就不在同一條跑道上好嗎。
          
          不過,精英也似乎被我和男友刺激到了,開始頻頻約會,就算很晚回來,也聽得到她在隔壁屋子里打電話,輕柔中帶著小小的得意,還有很愉快的輕笑。
          
          一天晚上,我手機沒電了,充電器又扔在報社,為了給一個約稿的編輯復電,我只好跟葛媛媛借一下電話。
          
          她正洗澡,平時我倆經?;ソ桦娫?,我拿起她放在客廳桌上的電話就打。
          
          打完電話后,不知怎的按到了撥打記錄,我發現葛媛媛打了不少越洋電話,號碼還有點面熟。仔細一看,竟然是我男友的!時間,自然就是每天聽到她輕笑得意的時候。
          
          我氣血上涌。葛媛媛搓著濕發出來,看到我手中的手機和我的表情,臉上驀地飄過一陣陰影??墒撬龔埧趨s是這么一句話:借我的電話用要把通話費還給我的。
          
          那你借我的男朋友用呢?我說。你借我的男朋友用還背著我,你打算還我多少錢?
          
          我砰地甩上門。
          
          經過半年愉快的合租,我以為大家至少也能算普通朋友,她的性價比原則只是對這個金錢至上世界的應付,誰知竟是無差別狙擊。
          
          這讓人惡心。精明不是錯,但算計的目的應該是為了讓日子更美好,心情更舒暢;本末倒置,一切為了數字,把人心變成數字鏈上的一個環節,那人還活著干什么呢?不如直接去做電腦好了。
          
          誰都爬不出自己編織的牢籠
          
          那陣子有中文系同學召集合租一套四房兩廳的老住宅,我在五天內打包行李并搬離了高端大氣上檔次卻毫無人情味的白領公寓。葛媛媛通過網上銀行把押金還給了我,從此我們再也沒有見過面。
          
          沒多久,一個女孩在微博上爆出很多與男友同游美國的親熱照片,并且@我。誰知回復里竟然出現了男友的其他女友對她的攻擊。我無法接受這種風中凌亂,思考再三,決定分手。
          
          從此,我和曾經無限靠近的菁英生活徹底告別,過上了一個普通中文系畢業生的生活、工作、跳槽、結婚、生子,很幸運地在六年后升了職,也有了不大但布置得溫馨的家。
          
          當然,過慣了平民日子,在君悅酒店頂樓喝下午茶不太熟練。葛媛媛悠然地點東西并告訴我,她挑選了追求她最久的美國音樂家。他們每次約會不超過4個小時,因為超過4小時容易失去新鮮感;她一直保留幽默,與他身邊眾多女友較勁,看誰能最終得到他。
          
          數據分析依然細致精密。但是在那個夕陽西下的傍晚,從33樓俯瞰這個城市比浮云流動更快的車水馬龍,我對這種精密油然而生厭倦。
          
          懶懶地用蛋糕祝福她:祝你得償所愿。
          
          她笑了笑,忽然說:我欠你一句對不起。
          
          沒想到她會向我道歉。噢,沒事的,都過去了。
          
          她說:“真的對不起,因為我長得丑,所以必須比你們更加懂得用有限的資源經營人生。”
          
          丑?我承認她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美女,可只要懂得并且有錢打扮,又有幾個真正的丑女?至于有限的資源,我更不能理解,指的是能開連鎖整形醫院的家境?還是一路從實驗小學到外國語中學的優質教育資源?還是姑姑隨便就能給她聯系上的金融大客戶?
          
          她說:“長相是我的硬傷。小時候連爸媽都背著我說,女兒怎么會集中了他們全部的缺點,不多掙點錢女兒以后怎么嫁得出去?我從小就特別痛恨老師只選漂亮女同學表演、獻花。我發誓,一定要比所有人更優秀,讓所有人都看到我。”
          
          你不是已經做到了嗎?而且,我不理解為什么要如此重視別人的看法?可能我狹隘了,但我真的覺得自己活得舒服最重要。比如說吧,你那個男友,皇帝一樣享受三宮六院為自己爭寵,就算成功嫁給他,真的會幸福嗎?你真的為自己考慮過嗎?
          
          她淡定地說:“我一定會幸福的。你知道,一口氣攀到了一定的高度后,就沒有辦法下去了。因為下去的那個過程,很可能是摔到粉身碎骨。”
          
          我的眼前驀地出現了一張蜘蛛網。33層的高端酒店自然不會有昆蟲。只是在陽光也變得冰冷的鋼架和玻璃結構上,無數的人們化著精致的妝容來來回回,像結網的蜘蛛一樣爬呀爬,卻怎么也爬不出自己編出的那張網。

        文字帝美文網【打賞】

        掃描二維碼,支持文字帝,為網站發展獻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再婚的智慧
        下一篇:愛情從欺騙開始
        彩77app

          1. 云浮 | 白银 | 泗阳 | 德清 | 台湾台湾 | 广饶 | 三门峡 | 曹县 | 新沂 | 姜堰 | 河北石家庄 | 图木舒克 | 如皋 | 白银 | 阳江 | 吴忠 | 宜昌 | 林芝 | 嘉善 | 晋中 | 平顶山 | 本溪 | 甘孜 | 宿州 | 马鞍山 | 柳州 | 伊犁 | 定州 | 承德 | 杞县 | 石嘴山 | 娄底 | 榆林 | 黔南 | 博尔塔拉 | 济源 | 达州 | 醴陵 | 菏泽 | 赵县 | 阿坝 | 博尔塔拉 | 鹤壁 | 辽源 | 福建福州 | 保亭 | 和县 | 兴化 | 高雄 | 抚顺 | 温岭 | 伊春 | 大丰 | 聊城 | 晋江 | 株洲 | 益阳 | 红河 | 西双版纳 | 伊春 | 大丰 | 三明 | 枣庄 | 永新 | 五指山 | 招远 | 灵宝 | 池州 | 资阳 | 安庆 | 南平 | 泗阳 | 瑞安 | 阿里 | 三沙 | 荣成 | 安阳 | 莱州 | 昌都 | 安康 | 蓬莱 | 大兴安岭 | 钦州 | 无锡 | 包头 | 河南郑州 | 巴音郭楞 | 葫芦岛 | 儋州 | 杞县 | 温州 | 溧阳 | 延边 | 临夏 | 四川成都 | 上饶 | 南京 | 文昌 | 哈密 | 台湾台湾 | 桐乡 | 孝感 | 郴州 | 阿坝 | 延安 | 鄂州 | 改则 | 六安 | 绍兴 | 青州 | 鄂州 | 驻马店 | 保山 | 大连 | 澳门澳门 | 泸州 | 河北石家庄 | 德宏 | 桂林 | 海东 | 嘉峪关 | 茂名 | 巴音郭楞 | 临沂 | 桐城 | 宜昌 | 亳州 | 大庆 | 东方 | 武夷山 | 衡水 | 湖北武汉 | 南通 | 改则 | 白山 | 巢湖 | 钦州 | 汕头 | 徐州 | 四平 | 凉山 | 乐平 | 日土 | 茂名 | 衢州 | 陕西西安 | 长兴 | 乳山 | 赤峰 | 邹城 | 运城 | 云南昆明 | 邢台 | 渭南 | 广汉 | 七台河 | 包头 | 任丘 | 新余 | 龙口 | 博罗 | 林芝 | 贵州贵阳 | 溧阳 | 青州 | 滁州 | 邹城 | 汉中 | 吐鲁番 | 仁怀 | 日照 | 青海西宁 | 日土 | 安吉 | 屯昌 | 郴州 | 鞍山 | 兴安盟 | 黑河 | 泰安 | 台北 | 哈密 | 三亚 | 雄安新区 | 保亭 | 商丘 | 周口 | 台山 | 澳门澳门 | 偃师 | 如皋 | 临汾 | 秦皇岛 | 通化 | 张北 | 咸阳 | 南京 | 龙口 | 宁波 | 江门 | 泰州 | 柳州 | 普洱 | 贵州贵阳 | 洛阳 | 慈溪 | 四平 | 南通 | 阿拉尔 | 鹤壁 | 秦皇岛 | 扬州 | 洛阳 | 朝阳 | 台南 | 明港 | 青海西宁 | 三沙 | 阿里 | 固原 | 黄山 | 抚州 | 黄山 | 嘉善 | 铜仁 | 诸暨 | 淮南 | 温州 | 辽宁沈阳 | 桐城 | 桐乡 | 株洲 | 抚州 | 屯昌 | 迪庆 | 平潭 | 商洛 | 阿勒泰 | 大庆 | 湛江 | 贵州贵阳 | 醴陵 | 鄂尔多斯 | 宝应县 | 新疆乌鲁木齐 | 五指山 | 贵港 | 石狮 | 随州 | 莱芜 | 马鞍山 | 澳门澳门 | 临海 | 海南 | 招远 | 莒县 | 文山 | 宜都 | 平潭 | 漳州 | 宝应县 | 博尔塔拉 | 果洛 | 黔西南 | 三亚 | 慈溪 | 临猗 | 鹤岗 | 公主岭 | 宝鸡 | 赤峰 | 江西南昌 | 洛阳 | 潜江 | 温岭 | 邹平 | 永康 | 抚顺 | 眉山 | 玉溪 | 大庆 | 南通 | 佛山 | 伊犁 | 苍南 | 洛阳 | 玉树 | 邢台 | 安顺 | 顺德 | 燕郊 | 阳江 | 山南 | 泗洪 | 乌海 | 绵阳 | 泗洪 | 庄河 | 梅州 | 铜仁 | 宁波 | 白沙 | 包头 | 琼中 | 张掖 | 金昌 | 营口 | 徐州 | 肇庆 | 威海 | 芜湖 | 海丰 | 凉山 | 伊春 | 安吉 | 山西太原 | 泰安 | 五指山 | 桐城 | 醴陵 | 姜堰 | 象山 | 塔城 | 曲靖 | 锦州 | 汝州 | 郴州 | 章丘 | 大连 | 昌吉 | 台北 | 琼中 | 甘孜 | 宁波 | 广饶 | 洛阳 | 台北 | 滨州 | 庆阳 | 鹰潭 | 许昌 | 安顺 | 鄢陵 | 黑河 | 海南 | 白山 | 丽水 | 牡丹江 | 潜江 | 本溪 | 平潭 | 香港香港 | 张家界 | 如东 | 运城 | 巴音郭楞 | 泰州 | 长兴 | 东台 | 泰兴 | 临海 | 资阳 | 温州 | 阜新 | 如皋 | 鹤壁 | 吉林长春 | 塔城 | 承德 | 龙岩 | 河北石家庄 | 义乌 | 平凉 | 孝感 | 朝阳 | 台湾台湾 | 扬中 | 香港香港 | 商洛 | 聊城 | 苍南 | 三明 | 辽宁沈阳 | 阳泉 | 三沙 | 黄冈 | 辽宁沈阳 | 张北 | 宜昌 | 怀化 | 和田 | 黄南 | 黔南 | 济宁 | 徐州 | 蚌埠 | 福建福州 | 乐清 | 包头 | 三门峡 | 江苏苏州 | 西藏拉萨 | 澄迈 | 伊犁 | 山南 | 安庆 | 德清 | 安阳 | 广元 | 广饶 | 镇江 | 武夷山 | 安康 | 泗阳 | 黄冈 | 伊犁 | 济南 | 阿坝 | 塔城 | 湖州 | 五家渠 | 文山 | 大庆 | 邳州 | 盘锦 | 邹平 | 延安 | 莱芜 | 宁国 | 台南 | 江苏苏州 | 如东 | 长葛 | 通辽 | 宿州 | 萍乡 | 乐山 | 安阳 | 鹤壁 | 新泰 | 呼伦贝尔 | 淮南 | 娄底 | 淮安 | 定州 | 海南海口 | 武安 | 喀什 | 昆山 | 邵阳 | 济源 | 毕节 | 来宾 | 三河 | 泰州 | 博罗 | 正定 | 娄底 | 澄迈 | 仙桃 | 亳州 | 屯昌 | 武威 | 万宁 | 厦门 | 安阳 | 蓬莱 | 嘉兴 | 曹县 | 厦门 | 苍南 | 鄂州 | 六安 | 嘉善 | 镇江 | 沭阳 | 通辽 | 那曲 | 日照 | 营口 | 儋州 | 宁波 | 佛山 | 湖北武汉 | 日土 | 海门 | 芜湖 | 东方 | 三沙 | 阿克苏 | 安顺 | 安岳 | 崇左 | 贺州 | 珠海 | 阜阳 | 苍南 | 漯河 | 包头 | 海拉尔 | 舟山 | 安吉 | 克孜勒苏 | 中卫 | 山西太原 | 阿拉尔 | 赵县 | 德阳 | 东海 | 台州 | 白山 | 日土 | 仁怀 | 广汉 | 吉安 | 三门峡 | 揭阳 | 珠海 | 酒泉 | 宝应县 | 和县 | 白沙 | 泸州 | 揭阳 | 酒泉 | 本溪 | 江门 | 贵港 | 林芝 | 威海 | 咸宁 | 果洛 | 淮北 | 益阳 | 张北 | 曲靖 | 明港 | 荆州 | 巴彦淖尔市 | 临海 | 沛县 | 保山 | 吉林 | 清徐 | 衡阳 | 安顺 | 安岳 | 泗阳 | 阿里 | 酒泉 | 四川成都 | 洛阳 | 长治 | 茂名 | 襄阳 | 淮安 | 眉山 | 桂林 | 沧州 | 阳春 | 海宁 | 本溪 | 博尔塔拉 | 定西 | 潮州 | 张掖 | 南平 | 资阳 | 衡水 | 任丘 | 攀枝花 | 长垣 | 陵水 | 白沙 | 海北 | 晋中 | 屯昌 | 丽水 | 防城港 | 神木 | 乐平 | 雄安新区 | 赣州 | 漯河 | 淮南 | 章丘 | 宜宾 | 辽宁沈阳 | 桐城 | 临汾 | 绥化 | 大庆 | 松原 | 肇庆 | 丽江 | 和田 | 黄山 | 嘉兴 | 新疆乌鲁木齐 | 宜都 | 鹰潭 | 遂宁 | 荣成 | 河源 | 寿光 | 福建福州 | 乌兰察布 | 醴陵 | 启东 | 石河子 | 湘西 | 肇庆 | 长治 | 呼伦贝尔 | 兴安盟 | 鹤岗 | 嘉善 | 临沧 | 鸡西 | 龙口 | 建湖 | 燕郊 | 赵县 | 海西 | 台北 | 楚雄 | 图木舒克 | 鞍山 | 扬州 | 顺德 | 黄石 | 阿坝 | 韶关 | 十堰 | 义乌 | 大兴安岭 | 文山 | 荆州 | 滨州 | 吉安 | 天长 | 遂宁 | 塔城 | 平凉 | 韶关 | 丹东 | 澄迈 | 曹县 | 马鞍山 | 商洛 | 临汾 | 襄阳 | 定西 | 中卫 | 齐齐哈尔 | 资阳 | 周口 | 芜湖 | 启东 | 保山 | 余姚 | 五家渠 | 芜湖 | 忻州 | 鹤岗 | 淮南 | 临海 | 三门峡 | 辽源 | 烟台 | 白银 | 保亭 | 临沧 | 随州 | 金坛 | 锦州 | 湘潭 | 简阳 | 洛阳 | 随州 | 衢州 | 白银 | 金坛 | 新疆乌鲁木齐 | 招远 | 德阳 | 清远 | 大连 | 临沂 | 临夏 | 厦门 | 牡丹江 | 宁德 | 禹州 | 邵阳 | 大理 | 抚顺 | 汕头 | 岳阳 | 泰兴 | 宿迁 | 大庆 | 日照 | 湘西 | 遂宁 | 馆陶 | 澳门澳门 | 乌兰察布 | 连云港 | 崇左 | 安康 | 安徽合肥 | 榆林 | 克拉玛依 | 益阳 | 滁州 | 临沧 | 哈密 | 博尔塔拉 | 开封 | 淮南 | 塔城 | 宝应县 | 汕头 | 海西 | 仁怀 | 长兴 | 漯河 | 建湖 | 文昌 | 三河 | 安康 | 江西南昌 | 衡阳 | 海门 | 鄢陵 | 海丰 | 黄石 | 台南 | 池州 | 枣阳 | 怒江 | 淮南 | 济南 | 神农架 | 喀什 | 公主岭 | 伊春 | 琼中 | 咸阳 | 果洛 | 大连 | 防城港 | 昌吉 | 霍邱 | 临汾 | 黄石 | 赵县 | 临海 | 吐鲁番 | 云浮 | 巴彦淖尔市 | 曲靖 | 仙桃 | 自贡 | 甘南 | 江门 | 巴中 | 朝阳 | 清远 | 张家界 | 扬州 | 广安 | 邹城 | 禹州 | 宝鸡 | 阿拉尔 | 锦州 | 保山 | 阿勒泰 | 大连 | 白沙 | 济南 | 吐鲁番 | 齐齐哈尔 | 南平 | 芜湖 | 台北 | 运城 | 阳泉 | 泸州 | 垦利 | 河北石家庄 | 扬州 | 临沧 | 福建福州 | 惠州 | 济南 | 德清 | 和县 | 泗阳 | 象山 | 淮南 | 安阳 | 济宁 | 普洱 | 诸城 | 浙江杭州 | 七台河 | 萍乡 | 改则 | 南阳 | 嘉善 | 昌都 | 西藏拉萨 | 鹤壁 | 吉林 | 阿拉善盟 | 神木 | 乌兰察布 | 鸡西 | 怒江 | 通化 | 澄迈 | 唐山 | 沧州 | 济南 | 海南 | 枣庄 | 阿拉尔 | 漯河 | 甘肃兰州 | 牡丹江 | 醴陵 | 荣成 | 慈溪 | 龙口 | 图木舒克 | 嘉兴 | 黄南 | 海宁 | 滁州 | 株洲 | 正定 | 鹤壁 | 章丘 | 德阳 | 牡丹江 | 葫芦岛 | 宁波 | 庄河 | 溧阳 | 海拉尔 | 阳泉 | 儋州 | 馆陶 | 平潭 | 滁州 | 滕州 | 淮南 | 萍乡 | 绵阳 | 曲靖 | 日照 | 宜都 | 晋城 | 溧阳 | 绍兴 | 眉山 | 塔城 | 扬州 | 安徽合肥 | 宜宾 | 巴彦淖尔市 | 岳阳 | 保定 | 天门 | 邵阳 | 建湖 | 南阳 | 玉树 | 昌吉 | 建湖 | 抚顺 | 萍乡 | 定安 | 邹平 | 阿坝 | 南安 | 泗阳 | 石狮 | 景德镇 | 安庆 | 铜川 | 清徐 | 中卫 | 晋中 | 黔南 | 佛山 | 海门 | 云南昆明 | 沧州 | 烟台 | 五指山 | 铁岭 | 鹤壁 | 萍乡 | 泗洪 | 长葛 | 承德 | 蓬莱 | 邯郸 | 嘉善 | 固原 | 岳阳 | 常德 | 新沂 | 黄南 | 南京 | 益阳 | 宁波 | 青州 | 玉溪 | 咸宁 | 商洛 | 阜新 | 宜宾 | 昭通 | 肇庆 | 滁州 | 宜宾 | 桂林 | 滨州 | 芜湖 | 阳泉 | 莒县 | 余姚 | 燕郊 | 广饶 | 招远 | 十堰 | 沧州 | 琼海 | 牡丹江 | 如皋 | 漯河 | 张家口 | 湖南长沙 | 益阳 | 海丰 | 瓦房店 | 佛山 | 绥化 | 台中 | 遂宁 | 佛山 | 鹤壁 | 保定 | 遂宁 | 锦州 | 吐鲁番 | 阿克苏 | 海西 | 漯河 | 琼海 | 鹤岗 | 凉山 | 张北 | 保定 | 柳州 | 宿州 | 宜宾 | 诸暨 | 定州 | 云南昆明 | 铜陵 | 镇江 | 沛县 | 义乌 | 新余 | 阳江 | 如东 | 宁夏银川 | 普洱 | 德清 | 迪庆 | 甘南 | 德阳 | 临汾 | 长垣 | 盐城 | 桐乡 | 赣州 | 东方 | 林芝 | 顺德 | 鄂尔多斯 | 襄阳 | 亳州 | 阳春 | 济宁 | 定西 | 定安 | 张北 | 鹤壁 | 揭阳 | 台湾台湾 | 河北石家庄 | 阿里 | 阿里 | 通化 | 固原 | 吐鲁番 | 垦利 | 定西 | 南安 | 达州 | 永州 | 济南 | 河南郑州 | 阿拉尔 | 大庆 | 基隆 | 绵阳 | 锦州 | 临沂 | 黄南 | 偃师 | 珠海 | 慈溪 | 诸城 | 贵州贵阳 | 乐山 | 临沂 | 长兴 | 驻马店 | 白城 | 临沧 | 保亭 | 运城 | 酒泉 | 铁岭 | 荆州 | 保亭 | 吉林 | 毕节 | 荆州 | 常德 | 神木 | 嘉兴 | 南通 | 黄石 | 晋江 | 乌海 | 甘孜 | 揭阳 | 自贡 | 本溪 | 灌南 | 娄底 | 佛山 | 武威 | 海宁 | 仁寿 | 禹州 | 青海西宁 | 广饶 | 常州 | 海丰 | 日土 | 东台 | 锡林郭勒 | 克孜勒苏 | 东海 | 鸡西 | 澄迈 | 天门 | 巴音郭楞 | 惠东 | 连云港 |